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真诚

营销创造价值

 
 
 

日志

 
 
关于我

籍贯:湘隆回县云丰大陈家,著名专栏作家,品牌营销专家,投融资专家,土地交易与项目投融资经纪,原创OV商务别墅,媒体称为OV商务别墅之父,首次将地产低碳分为物理低碳和生物低碳,曾任职湖南财经学院、湘财证券、房地产和高尔夫企业、湖南省房地产业协会等。观点或文章见:洛杉矶时报、新闻周刊、意大利国际新闻社、香港星岛日报、经济导报、大公报、头条日报、凤凰媒体、财华社、西班牙欧华报、欧洲时报、澳大利亚新快报、澳门商报及《求是》理论网等。联系15364077477,Q622000544

网易考拉推荐

三条金“娱”  

2006-09-01 19:0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条金“娱”

陈真诚 

 

  两天天气又热了,长沙比上海更热。女儿SiSi(陈子溪,69日半岁)喜欢晚上到大街上看亮着灯的车南来北往,她妈就经常带着她在晚上一边看车,一边等我回家。

如今,我虽在上海,她们依然晚上去看车。她妈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在日子的炎热里,SiSi因找不着我闹情绪,常表现得很不耐烦,老啊啊叫个不停,晚上也不肯睡觉。她妈只好带她到处去看车,在夜色中吹风。在晚风中,给我发来短信说:“长沙的夜晚风儿徐徐,只是车水马龙中已没了我们要等的夜归人…”这很伤感,也是我所听到她们母女对我所说的最伤感的话。

说到伤感,本是人生的一种感触,象一道带着淡淡忧伤的小景,在白日里逍遥,在夜幕中弥漫。或许,人世间本就是伤感的代名词,只是在都市里更甚。都市的人,仿佛总是伴伤感而行,随伤感而留。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边,每天有许多伤感的人与你一起人影相随或擦肩而过,有许多伤感的故事发生,只是有的人表现而有的人不表现、有的人说出来而有的人不说出来而已。

舟,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她,是一个总在眼睛里不经意地暗藏着伤感的人。她昨天来找我,看到我电脑屏幕上的女儿SiSi的照片,也说起了她自己的一些事,主要是关于她儿子的事…她不是专门来和我聊天说伤感的,而是因为给我找了些有关上海娱乐的资料,来和我说有关上海酒吧文化节中的娱乐活动策划的事。

说到在上海做酒吧文化节,在上海做娱乐,让我自然联想起最近的一些火爆的娱乐节目:“三条金‘娱’”。

“三条金‘娱’”说的是最近中国众多娱乐选秀活动中最具影响力的三大活动:长沙的“超级女声”、北京的“梦想中国”和上海的“加油!好男儿”。

关于长沙的“超级女声”,坊间传闻很多,而最近又很强势地亮出了另外一种声音。上海“新闻晨报”记者曾玉在该报828日的一段话,代表了一种观点:“一直以来,关于‘超级女声’的种种‘黑幕说’流传甚广,而亲历现场后,记者和其他媒体都认同这一点——‘超女’有内幕,没黑幕。”

今年的“超级女声”的最大炒作亮点是“复活制”,让本来就很扑朔迷离的选秀更加扑朔迷离,经常发生戏剧性的变化,甚至有人发出了“超级女声”中复活赛是最为惨烈一剧的感叹。更有爆料说在复活赛中张亚飞的短信被“砍”了十万票(从140000多票变成了40000多票)。

这些,都和我没多大关系。能和我有关系的,是在复活赛上没有成功的朱江和在百度“朱江吧http://cache.baidu.com/c?word=%B3%C2%3B%D5%E6%B3%CF&url=http%3A//post%2Ebaidu%2Ecom/f%3Fkz%3D120219629&b=0&a=176&user=baidu””里的“朱江粉丝团”的粉丝“姜糖”们。在复活赛开赛之前,他们在网络上以“朱江吧全体吧主及所有爱着朱江的‘姜糖’”的名义发起了“请朱江和姜糖们寻找长沙新思维企业发展策划公司的陈真诚”的网上找人的行动。他们所有的版主都在发贴邀请我“出山”、“做长沙朱江声援团的总指挥”等,粉丝们纷纷跟贴…很是感人…

由于各种原因,事后我才知道这事。当知道此事后,我立即在博客中写了文章“迟到的道歉——对朱江及朱江吧的粉丝说声对不起http://column.bokee.com/169452.html”,就我未能及时被他们找到或许能帮他们一忙而在网络上向他们公开道歉。在文章中,我写到:“我真的为他们找我的行动和贴子上对我请求类的用词以及他们对朱江的支持精神而感动,为他们对我抱有的希望而结果没有看到我出面而感到失望而感动,为他们对我和我的文章的高度评价而感动,为他们对我近乎哀求的用语而感动,同时也很懊悔。”

至于北京的“梦想中国”,到今天我还只看过一场,不便于说些什么,只知道是男女混选的活动。到是想说说上海的“加油!好男儿”。

坦白地说,这档选秀节目,到上海我才知道,也只看了决赛那最后一场。由于只看了最后一场,不便说些什么。只是,最后决赛场,给了我这样些感觉,不知道他人也是否一样。

我个人的感觉,决赛流程设计得太拖拉,好几个小时,给选手表现的机会并不多,到是评委使用“救与不救”道具的操作方面让人嫌烦。再则,模特公司的模特大众评委,每一个人每一次都要走台摆造型,忽悠半天才投票,让人更生厌烦到了极至,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模特和选手到底谁是主角了。场外的短信拉票行为,,将某些商业目的表现得过于赤裸裸。当时和我一起看电视的朋友们,都满腹牢骚说,就三个选手,把牵强和不牵强的东西折腾个大半天,还不见哪个被淘汰成为第三名…瞧,多让人反感呀!无论是赞助商、还是模特或选手们,由于让社会观众产生了高度反感、厌恶情绪,所有想象或希望得到的效果,均会因“做过了“而走向反面。我当时没有表示赞成,但也没有表示反对,只是以无声来表现无语。

其实,不管这三个选秀活动的运作者如何如何,他们不是让普罗大众情绪激动的主要元素。那些选手的成与败,以及他们的支持者粉丝们的表现,才是。

200691日写于上海。联系作者陈真诚:上海:13808420007/长沙:新思维企业发展策划公司0731-7715034,4478178/QQ70479688。转贴或转载者,请连同此声明全文转贴或转载,注明文章来源并链接网页)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