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真诚

营销创造价值

 
 
 

日志

 
 
关于我

籍贯:湘隆回县云丰大陈家,著名专栏作家,品牌营销专家,投融资专家,土地交易与项目投融资经纪,原创OV商务别墅,媒体称为OV商务别墅之父,首次将地产低碳分为物理低碳和生物低碳,曾任职湖南财经学院、湘财证券、房地产和高尔夫企业、湖南省房地产业协会等。观点或文章见:洛杉矶时报、新闻周刊、意大利国际新闻社、香港星岛日报、经济导报、大公报、头条日报、凤凰媒体、财华社、西班牙欧华报、欧洲时报、澳大利亚新快报、澳门商报及《求是》理论网等。联系15364077477,Q622000544

网易考拉推荐

现代快报:“二次房改”是不现实的  

2009-11-17 22:47:55|  分类: 房地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次房改”是不现实的

来源:2009 年 11 月 15 日 现代快报 http://kb.dsqq.cn/html/2009-11/15/content_71676024.htm

 

  中国房地产及住宅研究会副会长顾云昌为开发商开脱,说了一句“不能猪肉贵了骂农民”,结果招致李明接连两次反驳。最近的一次是11月11日,他在博客中发表的《再驳顾云昌:二次房改是福音不是毁灭》。在李明看来,对于自己的“二次房改”论,有人“应招”总比“无人接招”要好。

  另外,“二次房改”发起人李明正在写1000封信给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以便送上新作——《关于加快〈住房保障法〉立法的议案和提案》;12日下午3时,他又跑到邮局寄出去20封信,这是他的401至420封建议信。

  李明直接向记者挑明了自己的“态度”:我都是退休的人了,还争什么名利?我扮演的是一个为民请命的角色,而我也愿意扮演这样的角色。

  准备寄出1000封房改建议信

  李明拥有辽宁省外经贸厅企管处的退休副处级干部的身份。8月21日,李明公布了“二次房改建议书”。之后,他每天都要花上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找出了1000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名单。

  今年刚满60周岁的李明说,他已经寄出了420封信件,“我邮寄了我的住房保障法草案,这也是二次房改建议书全面升级至法规的一个草案,你们南京我也寄了,但还没有回音。”

  让李明欣慰的是,11月3日,天津的全国人大代表朱天慧给他打来电话,她对李明说:“对这个问题我很感兴趣,很愿意在两会上提出这个议案。”

  11月13日,朱天慧给记者发来回复,她的确正在考虑将这个问题归集为明年两会议案,“但先要在明年3月份前收集更为详细和有说服力的材料”。

  李明说,朱天慧的回复使得他信心更足了,“争取在今年12月中旬前,把1000封信全部寄出。”

  官方尚未联系李明

  而令李明感到唏嘘的是:他联合13名专家书写的“二次房改建议书”,交给国土资源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已有两个多月了,但音信全无。

  李明的二次房改核心内容是:公共住房要以“四定两竞”方式来招标供地建设准市场化平价住房,对象是占城镇人口60%左右的中等收入家庭。“四定两竞”方式就是“定地价、定建房标准、定税费率、定5%利润率,竞房价、竞建设方案,综合打分高者得”的方式,提供准市场化的平价住房。

  “没错,这是我提出来的方案。”李明说,他通过参加一些立法论坛,以“世界华人不动产学会会员”的身份,两次将方案通过邮件方式发给来自大陆、台湾以及海外的华人学者800份,征求方案签名。其中,有13人回了邮件,并同意签名。这也就出现了此后被舆论热炒的“十四位专家联名上书二次房改”。

  今年8月21日,在一次不动产论坛上,会前,他将“二次房改建议书”放在前几排座位上。“建设部原副部长刘志峰和国土资源部原副部长李元,我都是亲手交给他们本人的。”李明说。

  “当天,还有一些人物露面,我也给了不少份。会议结束后,有好多份被丢在了位置上。”李明回忆说。

  8月26日,李明打电话给住建部住房保障司长侯晰珉。李明在住建部门口等了几分钟,“侯让手下的一个小专员(把建议书)取走了”。

  李明表示,至今还没有官方联系过自己。

  “理想主义没错”

  中国房地产及住宅研究会副会长顾云昌一句“不能猪肉贵了骂农民,同样不能因为房价高了就全怪开发商”的言论,让李明找到了新的话题。

  而顾云昌关于“(房地产)这样的年轻市场,贯彻原先定下的政策,完善解决出现的问题才是正确之举,单纯地否定现有政策和推倒重来,其结果是毁灭性的”的言论,更是激怒了李明。

  李明认为,顾云昌“危言耸听地提出二次房改是‘毁灭论’,这太过份了吧?为什么就要保持‘老子天下第一’,‘老虎屁股摸不得’的姿态呢?”李明反问。

  在李明的博客里,有一则很短的打油诗:“刮地皮不要太狠!赚大钱不要太黑!太狠爸爸要流泪!太黑妈妈要伤心!”

  李明解释说,他提倡的住房模式,就是要缩小今后招拍挂土地的比例,大比例的土地要用于公共住房的建设,这也是对政府职权的一个规范。

  有人说李明是“理想主义者”。李明将之看成是褒奖,“理想主义有什么不好?”但也有人说他是“乌托邦思想”、是有意图的炒作行为,李明对此很是反感。

  李明说:“位卑未敢忘忧国,我是在尽一个公民的责任。我退休了,也不想做英雄,更不想高官厚禄。”

  “如果我是堂吉诃德,那是谁的悲哀?上网看到很多网民的支持,这就是一种安慰。我更喜欢‘为民请命’这样的评价来定位自己。”

  对话李明

  两个最大化“轮子”一转,房价不高才怪

  政府和开发商都追求利益最大化

  星期柒新闻周刊:什么起因使你提出“二次房改”的建议?

  李明:确切地说,没什么起因。从2006年底开始,我对这方面进行了反复研究,目前的住房模式显然不适应当前的房地产发展状况。

  现在80%的用地通过招拍挂供给了开发商,实质上的开发权全部交给了开发商,开发商处于垄断经营的模式。这也就是为什么房价会卖这么高的根本原因。我提出的新模式,就是要让占城镇人口60%左右的中等收入家庭——也可以叫作中产阶层,要让他们住得上房子。

  星期柒新闻周刊:你觉得你的建议能杜绝高房价现象吗?

  李明:政府作为最大的“地主”,将土地拍给了开发商。开发商追求的是高额的垄断利润,你对它有气也好、没气也好,它卖高价房是合理的。我们呢?只能从道义上谴责,丝毫无用。

  而我的“三三制”(按20%、60%、20%比例),是要求政府运用自己的公权力为公众服务。不然,政府在供地上追求利益最大化、开发商又在房价上利润最大化,两个最大化的“轮子”一转,房价不高才怪呢。

  一线城市,8年家庭收入可买一套房子

  星期柒新闻周刊:这个“三三制”的住房模式,大概是怎样一个房价承受力呢?

  李明:这还是要从中等收入家庭的房价承受能力来看。大致是这样:一线城市,8年的家庭收入应该可以买上一套房子;二线城市,7年收入;三线城市,6年收入;其他小城市,5年收入吧。

  星期柒新闻周刊:这个房子应该有多大面积?

  李明:应该以当地政府的户均面积水平为准,90平方米的就是90平方米,100平方米的就是100平方米。

  住房本来就应该是个准公共产品

  星期柒新闻周刊:房地产界对你提出的“二次房改”,认为是在全盘否定现有住房制度模式,是这样吗?

  李明:怎么是全盘否定呢?住房本来就应该是个准公共产品,我提出的是满足中等收入家庭住房需求的第三种公共住房制度(包括公共租赁住房制度),也可以说是“第三条道路”,即准市场化的平价住房制度。

  我希望很多人不要一看到“二次房改”的标题,就认为是全盘否定第一次房改,没有一个改革方案一开始就是十全十美的。我拿出这个方案,是希望住建部等政府部门关注这个事,不要摆出“舍我其谁”的姿态。

  专家否定“二次房改”

  中产阶层无法严格界定

  快报记者联系了多位国内“冲”在“话语一线”的专家学者,多数以“我没有听过二次房改”或“太敏感了,不聊了”等理由拒绝评论。当然,也有一些接受采访的专家以“太离奇”或“不可行”予以否定。

  “现在的住房制度不存在二次房改的说法,这种提法太离奇了。”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朱中一直接向记者亮明态度。

  他说,中国房改10年来,已经取得了不俗的成绩,现在是逐步深化和完善的过程。用“二次房改”这样的说法来否定它,本身就不确切,任何改革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他认为,从2003年开始,政府就提出了住房保障问题,经适房等保障房的范围正在扩大,“在这个过程中,落实确有困难和不完善的地方,但里面的情况很复杂,并不是一般人所讲的那么简单”。

  “中国的住房制度多多少少也借鉴了国外经验,现在国务院也提出了‘住有所居’,总要慢慢实施吧。” 朱中一说,现在说“二次房改”没有任何意义。

  “我个人认为,所谓的‘二次房改’是不现实的,也未必能解决房地产市场存在的问题。”中国知名品牌营销策划专家、专栏作家、财经评论员陈真诚说,这种提法有一个致命问题:如何来界定中间人群?以什么为标准?

  陈真诚说,二次房改的提出基础,应该是房价过高而导致很多人买不起房。而在中国目前的土地制度和房地产制度下,“如果不能在土地制度和房地产制度方面进行有效改革,恐怕多少次房改也难以改变财富向少数人集中、行政经济化、经济官僚化等问题”。

  “李明提出的方案是,要把60%的土地用到准公共住房建设上去,现在怎么行得通?”

  陈真诚认为,即便进行了类似的“二次房改”,一个问题是中产阶层无法严格界定,那么就依然无法界定商品房和商品房供应人群的问题,从而无法界定商品房价格是否过高的问题。

  “因为界定模糊,依然会存在房地产同时作为居住必需品和投资品的问题,到头来还是会存在房价过高的问题。”陈真诚说,如果“二次房改”了,涉及到全民资产的再次革命,那么,那么多买了房的人又怎么处理? (快报记者 尹晓波)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